老人积存20年的垃圾,终于清了!

人民网 2018-07-19 08:16:31
用手机看
扫描到手机,新闻随时看

扫一扫,用手机看文章
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

”昨天上午,站在自家门前,看着工人从邻居家屋顶源源不断往下扔陈年垃圾,东四四条58号院居民陈大姐心里特别痛快。

东四街道组织30多人的抢险队,为58号院清理积存在屋顶的垃圾。东四街道供图

“太好了!我得给街道送锦旗!去了我一大心病!”昨天上午,站在自家门前,看着工人从邻居家屋顶源源不断往下扔陈年垃圾,东四四条58号院居民陈大姐心里特别痛快。

这哪是屋顶啊,简直是垃圾山!破塑料、破铁片、破木头、破纸盒、泡沫箱、塑料桶、矿泉水瓶、半截下水管……58号院北房西头两间的屋顶上,乱七八糟堆的全是垃圾,有半人多高,被雨水浸泡软塌塌一片,流着黄汤,散发着难闻的气味,苍蝇蚊子乱飞。六七个工人正戴着口罩,艰难地一点点往下清理。

过去20多年里,陈大姐眼睁睁看着邻居李大哥将这些垃圾堆上屋顶,不断交涉,就是阻止不了。

“李大哥比我大10岁,今年67岁了,打西城搬过来的,有20多年了。一开始他爸爸爱捡废品,后来他爸爸去世了,他接着捡。破塑料,破木头,破纸盒,什么都往家捡。开始还卖,不过他脾气挺倔,跟收废品的抬杠,后来就不卖了,好像等着涨价。”陈大姐介绍。

不卖的废品,全部塞在门前10来平方米的自建房里。自建房装不下,堆两间正房里。正房也装不下了,扔到屋顶上,时间长了全变成垃圾。“屋里都下不去脚,就剩一条小过道了。”东四街道城管执法队队长雷海东介绍。

58号院四间北房,李家住西头两间,陈大姐住东头两间。垃圾多了,苍蝇蚊子全来了,陈年垃圾还散发着霉味。“我们净为这事儿打架,还上过法院。他儿子劝他,他也不听。”陈大姐想起来就堵心。58号院有三户居民,不堪忍受,干脆搬家走了。

前两年,李大哥生病,被儿子接走搬出了58号院。社区、街道几次协调,想把垃圾清走,老人就是不同意。被屋顶的废品压着、加上无人居住,李家的房子经房管部门鉴定,已经是危房了,不能居住。这两天,北京连续下雨,屋顶的废品吸水后越来越沉,压得房子摇摇欲坠。

“不能再等他同意了,排除安全隐患是第一位的。”东四街道办事处副主任高洪雷说。平房大杂院房屋密度大,李家的房子墙体已经开裂,再不处理的话,会直接威胁院里其他住户的安全,后果比较严重。经过跟老人儿子沟通,18日早上,街道联合社区、城管、平房区物业等单位,组织了30多人的抢险队,开始清理58号院屋顶的垃圾,同时,拆除李家门前的自建房。

“保守地说,光屋顶和自建房里的垃圾,就得拉10车,一车五六吨。”雷海东告诉记者。清理工作至少需要两三天时间。因为是危房,上房顶很危险,工人只能尽量小心点。屋顶的垃圾清走之后,街道将组织相关部门对房屋进行加固。

采访手记

威胁公共安全,就不是个人的事儿了

今年以来,本市持续开展城市清洁行动,胡同、院落等公共区域都有组织地进行了扫除、清理。可是,居民堆放在家里、屋顶的垃圾,却由于是私产,不经同意难以强制清理。

东四四条58号院李家堆放的垃圾,多到快把房子压塌了。听起来好像是个极端的例子,但这样的例子并不鲜见。东四四条30号院,独居的88岁宋奶奶,长期捡拾垃圾,全部堆在家中。社区组织了三次大扫除,清出80个大编织袋的堆积物。建国门街道从一位老人居住的七八平方米的小院里,清出8卡车废品。

爱攒旧物,甚至捡拾垃圾,本是个人的事儿。但是,如果威胁到公共安全,那就不是个人的事儿了。平房院落居住密集,房屋挨着房屋,加上都是老房子,本来安全隐患就大。居民再在家中堆积塑料、纸盒、木头等易燃品,火灾隐患不言而喻。而且,废品堆积对公共卫生也是巨大的威胁。为了满足个人癖好,置周边环境于不顾,是威胁公共安全的自私行为。

在此我们倡议,捡拾回来的废品要及时卖掉,不能在家中长期堆积。每一位市民,都可以从清理家中积存的废弃物开始,做好卫生大扫除,对自己、对邻居负责。

声明: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,除焦点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焦点立场。